任飘渺老婆

开心就好

我好喜欢神蛊温皇!!!啊不,是任飘渺!!算了,我为什么要纠结这个,反正都差不多。就,我好喜欢他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我觉得他很神经病,没事找事热爱作死,但我就是莫名其妙很喜欢他!!不会吹他只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现自从我看金光之后,Cp节操就完全没有了!!!已经完全变成邪恶混乱杂食党了……

【吹】经霜更知秋水明

翻到了卡卡的意吹小论文❤️

此间有梦:

出场时,万剑铺道,亦狂亦侠亦超然。


归隐时,倚瀑望月,亦真亦韧亦淡然。


世事有顺逆,人言有冷暖,意琦行之侠心,一如往昔,更胜往昔。


 


 


(一)傲


 


初遇血傀师,他便说:“逆天,尚有例外,逆吾,绝无生机!”


于是,有人为他盖戳定性——“高傲”。君不见,诗号已言“古岂无人,孤标凌云谁与朋”。


然而,“恃才傲物”是傲,“傲然不屈”亦是傲。到底何为傲?


“傲”者,显于外曰傲气,敛于内曰傲骨。在传统的中国文化语境中,往往重傲骨而轻傲气,故而有言:“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谦谦君子、铮铮傲骨,这才是传统语境中的“楷模”形象。


意琦行却不然,出场便是万剑铺道,千里外循声杀伐,心高气傲,一点也不“谦谦君子”。正是这一点,导致他常常为人所诟病。


 


然而,傲气真的如此不堪么?


分析一下有关傲的种种,不难发现其中都内涵有一种比较:一类对比在于自身内外,恶其言行举止远大于自身能为,是以有人“纸上谈兵”,有人“将门虎子”,全看是否眼高手低;一类对比在于对己对人,恶其严以待人宽以待己,是以有人“惺惺作态”,有人“放浪形骸”,全看是否问心无愧。


再观意琦行,彼之傲气,来自其真实力、真性情——战云界第一战士、七修武始。


不妨想象一下,一个聪慧早熟的孩子,自小在全国重点学校名列第一,姐姐信任他,弟弟仰慕他,这样的人怎可能没有几分傲气?


但一路的顺风顺水,让他的傲气带着点不谙世俗的说教意味。这段与恶骨的对话,特别能体现其中特性——


意琦行:守诺者,吾不为难,能者见危于无形,规祸于未萌,能避过重险寻得此地,你甚有天助之资。


恶  骨:呸,天只会害我,别将我的本事算在他头上,再说,生来孤苦之人,为了生活怎能不识生路,一点卑微的生存之道,哪有什么了不起。


意琦行:堪入吾眼,与常人已是云泥之判。


恶  骨:是吗,但我看那两个帮你顾楼梯的也是普普而已。


意琦行:沌王两人,本是武骨俱废之身,能再造如斯实属罕见。


恶  骨:罕见又怎样,不能立于顶端,终究是失败者。


意琦行:停步不前,方是真正的失败。七修尚不曾收女流,吾现在赠你今生唯一之机。


不难看出,意琦行爱说理,但只会从自己的角度去阐述。这在与他三观不一致的人听来,是极为生硬甚至刺耳的。(题外话:单从这一个案例,就可以深刻感受到剑宿多么不会卖安利,真的是强买强卖,吃下去的都是真爱无疑了(..•˘_˘•..))反观绮罗生,就很好地向恶骨卖出了安利,因为他是从恶骨的角度入手引导,而不是一味强调自己的理念。


对的理念≠被人接受,意琦行此时还认识不到这一点,出众的才能和顺风顺水的成长经历,让他的世界黑白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故而一边毫不留情地杀掉邪染的沌王二人,一边又为他们复仇。


 


这样的傲气,甚至可以说是理想化的。因此,在有些人眼中,意琦行便贴上了“冷傲孤绝”“世外高人”的标签,既不可有七情六欲,又绝不可跌落凡尘。


然而,世事无常,佛尚且需历劫涅槃,何况乎人?


同修殁,亲人亡,故乡毁——前半生有多顺遂,后半生就有多坎坷。然而逆境之中,意琦行却未失去傲气,只是那张扬的气场慢慢收敛成傲骨。多年以前,他面对天之厉,不屑用战云功体压制;现如今,面对大宗师,他亦不曾向烟克云的宿命低头。


有的傲,是遭受打压后,为自我保护撑起的罩子,这样的傲气膨胀而脆弱,一戳就破。而意琦行的傲,源自本心,是自身才能与环境经历浇灌出的大树,根深叶茂,故而不畏风雨。


 


撑起这付傲骨的,不止是世事的磨砺,更是他一贯的理念——“停步不前,方是真正的失败”。这一理念,贯穿了意琦行的各个阶段,他以此标准要求世人,更是要求自己。


初出场时,他是世外高人,外对恶骨、内对律己秋,劝诫教诲始终离不了这一句。


武脉被封,他提不起剑时,更是不允许自己沉沦在踌躇中,最终得悟神识之剑。


烟云相克,他屡次败于大宗师,却从未放弃,正如他说——剑宿吾命,何来宿命。


这种“武无止境”的宗师气度,正是意琦行的傲之本原——武道一途,不较之他人,不媚于世俗,唯有不断超越自我。


 


正因如此,尽管历经坎坷,意琦行之傲从未消磨。他曾是立于山巅的强者,也当过跌落尘土的凡人,是以如今再观这个世界,已不再非黑即白。


霹雳惊涛中,剑宿在培养澡雪独自面对邪染者时,再不见强卖安利的说教,而是引导其自主思考与选择。


澡  雪:如果方才是剑宿出手,你会杀了他们吗?


意琦行:如果他们希望,意某会。


澡  雪:杀了他们,能维护武者最后的尊严,也保护百姓的安全。也许,我不该仁慈。


意琦行:江湖,有许多的身不由己。你必须学习自己判断,也为自己的判断负责。


一句“如果他们希望,意某会”,可以看出剑宿骨子里仍旧秉持着当年绝杀沌王二人的想法,只是已不再将之强加于他人。因为一路走来,他已体会到“江湖,有许多的身不由己”。


这就是意琦行。剑宿从不止步于傲,无论是傲气还是傲骨。


 


 


 


(二)仁


 


侯娘曾呛三余,先生正道人士,未想也与黑狱玄皇交往甚密。


三余摇着扇子,不疾不徐回道,凡有益苍生者,吾都愿结交。


由此,可以引申出一个概念之争——何为正道人士?何为仁者?


作为儒家道德的最高标准,“仁”常常被架上神坛,一度流于虚言。


南怀瑾先生则认为,仁应知行合一,“静坐养心,不讲究用,不能救世救人,不能立己立人,非仁也”。


 


谈到意琦行,第一印象总是傲骨侠气,可若细品,则别有一番仁义在背后。


即便是出场时狂到超尘的意琦行,也秉持着“红炉点雪从不加身无武之人”。


不过这一特性的显现,更在战云线后——


正是不认可“侵略苦境”这一行径,他毅然离开战云界,抛去“第一战士”的荣耀与骄傲。


在荒城中,明知不是山鬼对手,仍挺身挡在小童身前,他说:若能以生命守候信念,虽死何悔?


这样的“仁心”,被傲气包裹于其中,从不坐而论道,亦无壮语豪言,似是一口茶水的苦后回甘,或是一坛佳酿沉淀于底的那点酒意,唯饮者可懂。


 


新剧中,有这样一个回忆片段——


村子遭巨魔神肆虐,满目疮痍,道心不忍人枉命。奈何幼雏羽未丰,已沦风雨一飘蓬。


剑宿抱起一具小童的尸体满心愧疚。在安葬小童后,他更是将一履留于墓前,哀切道,


小童,此履伴吾半生,意某将之赠予你,希望你来世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于是,剑宿对澡雪说:如果能让更多的幼苗,在风雨来临之前,就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那世间就能少了更多悲剧。为此,意某扩大武道七修之精神,不再局限于一门一派,愿天下武者皆有此胸襟。


 


“不修武格,何以为道”,在意琦行看来,武道之义并不在争勇好胜,越大的能为代表着越大的责任。只是在他眼中,平民百姓与江湖中人是不同的。对于平民百姓,意琦行总是满怀仁念,一心相护。而对于武者,意琦行以己度人,要求修德上进,也就没那么“温柔”了。


在澡雪对战武林邪染者的片段中,可以明显看出剑宿更倾向于保护百姓——


心知邪染者身不由己,救、杀两念顿困澡雪。


意琦行:你生性仁慈,知道对手身不由己,故不下杀手。


澡  雪:如果能找到解除邪染之法,他们就有救。


意琦行:但你之能力有限,此举更非长远之策。如果我们离开,一时仁慈,反造成无辜百姓丧命呢?


澡  雪:这……


只见意琦行身不动,凝气造云,顿时——


澡  雪:这是!


意琦行:意某尊重你想救人之选择,数个月内,他们被困冰云,会丧失攻击力,生命力亦会与日俱减。


澡  雪:如果方才是剑宿出手,你会杀了他们吗?


意琦行:如果他们希望,意某会。


 


我尝试从罗尔斯《正义论》的一个推论去理解意琦行的选择。我们每个人都希望生来平等、社会正义,然而每个人单是出身的家庭、天赋等就各不相同。这种与生俱来的“不公”难以改变,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最具天赋的那一个,也可能成为最悲惨的那一个。因此,天赋高者天然承担着对弱者的责任,也应以制度保障社会资源对弱者的倾斜。(这里的弱者不是指自己不努力干喊弱的假弱者)


意琦行,无疑正是那出生时抽到“SSR”的欧皇,而他,从未逃避过自己的天赋职责。


 


这不禁让我想起《论语》里的一段对话——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


(如果有人非常地博有,腾达,并且能够周济众人,救济民众。这个人怎么样?可以称为仁吗?)


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岂止是仁,必须可以是圣啊!尧舜二帝也因为不能做到博施济众而感到愧对于民呀!可以称之为仁的人,一定是自己要先站稳,才能扶起摔倒的人,自己要先腾达,方能博施济众。只有从自己身边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乐于助人,这才是可能通往仁的路。)


由此可见,所谓仁爱之人,首先必须不断地提升自己,具备帮助他人的能力,在此基础上,再乐于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意琦行所为,对内是不断提升自我的“武无止境”,对外则是勇担重责的“乐于助人”。正印证了那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编剧漫谈中曾说,“意琦行之武道,傲气有之,人文关怀亦有之”,大约便是此意了吧。


而即便是历经坎坷,意琦行的这份仁心,仍不带消极——他开导澡雪“很多时候,人穷其一生,也无法面面俱到”,却不认为“尽力而为,问心无愧就好”。


他说:“心存善念,永不放弃”。


这便是意琦行,他没有屈从于命运。从来顶天立地者,必胸怀天下。


 


 


 


(三)悲


 


他出场时,万剑铺道而来,剑意作龙吟,千里亦可杀。


曾以为,他会一直如此,立于渊顶,一心追求武道,只与三两好友相对时显出些烟火气来。


可这样的“理所当然”,却在武林的风起云涌中不堪一击。


 


他在黑暗潮湿的洞穴里惊醒。梦里,地狱变带走了一留衣,老狗带走了绮罗生,而他困顿于迷雾泥地中,甚至无力为他们一战。更可怕的是,梦醒,他仍旧伸手不可及。同饮征行、誓诛三凶的场面还历历在目,眨眼间,三人竟已天各一方。


他在全然陌生的床上醒来,世间已经天翻地覆——曾经不愿回归的故乡已坠落,面对四奇观暗流涌动的不明未来,他甚至无法助王姐一臂之力。最后的最后,连神瑞都为护他而亡,一界仅剩一人。


一人,唯剩剑伴。而那一天,剑客的双手,再也提不起他的剑。平日轻而易举之事,此刻竟难如登天。


 


有人说,这便是悲剧,“无虐不经典”。


然而,如果只是充满了“不如人意”的挫折,我更愿意称之为惨剧。


悲剧真正的核心,不在于苦难本身,而在于从不屈服于苦难,以一己之力搏击命运/现实的“抗争”力量。


正如古希腊著名的悲剧《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如果刨去普罗米修斯盗取天火的本心——不屈于宙斯强权、教化启蒙人类,徒留他日日为秃鹰所折磨的情节,这个故事也不会如此令人震撼。


惨剧为虐而虐,谁惨谁悲情。悲剧则是通过苦难,传递一种不屈的精神。


意琦行,当属后者。


“剑宿吾命,何来宿命!”数次重创,也未能让他向宿命屈服,终破烟云之克。满身血汗,步履不稳,但——剑心傲骨依然。


这,也正是我为这个角色着迷之处。


 


此种“风骨”,笼统而言可称“真善美”。


年少时,一张白纸,未尝苦难,总以为这些不过一纸空洞虚言。


渐渐长大,知世事之艰难、人心之无常,方体会坚持不易、初心可贵。


 


曾有一位急诊医生和我聊天时谈起,初毕业时每天忙碌,的确也是心怀救死扶伤的理念,只是结婚后,再抢救时方才感受到“这是一个病人,也是某些人的家人,他们还在等他回去”,救死扶伤于他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了。这种体悟,唯有生活阅历能够赋予。


初出场时的剑宿,正是“教科书式”的高人,他心有苍生,不缀武道。可此时的苍生道义于他,概念大于体悟。因此,他执着于道理本身,非黑即白,例如诛杀被邪染的沌王二人又为其报仇。


然而,绮罗生为他取药而死,如一记重锤,敲开了他的世界,把他从渊顶敲入尘世。失去理智的复仇、无从挽回的无力感,尘世凡情灼烧着他,这一刻,他不再是七修武始、绝代剑宿,他只是一个无力挽救好友的凡人。


“我的兄弟回来了,但意琦行当日为报仇,而诛杀了烈武坛之人,却是回不来了。”诛杀地狱变后,他对一路禅说,甚至单膝欲跪,被一路禅扶起。


正是这一场变故,让他懂得了“换位思考”。拯救苍生于他,也不再只是一种“政治正确”的概念,更是作为活着的人努力行善赎罪。


 


如若说,地狱变之事,意琦行体验了武道“强者”变“弱者”的种种,尚不涉及底线,那绮罗生为救他,而甘作獒犬一事,则真正撼动了他。


再遇时,绮罗生感叹说:“累你一身戎装,为吾重拾过往,难为你了。”


已为绝代天骄的意琦行却答:“不难,吾永远忘不了,你为吾甘为犬獒那刻,所以吾宁为绝代天骄,与你共沉沦,也不愿做意琦行,一人独白!”


然而,即便重回战云界,面对龙尊,他仍旧不卑不亢地提着先决条件——吾界当以仁为念,不滥杀无辜;战有所本,不师出无名……


这是在沉沦中,也要一争的人。


 


这些阅历,或许磨砺了他的棱角,却让他的心更加坚定。


如今,他所走的每一步,都塌在大地上,而非云端。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淹没罢了;真正的英雄绝不是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而我,希望他一如《银河铁道之夜》中所描述的那般——无论遇到多么痛苦的事,只要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行,不管是上高山还是下陡坡,都是在一步步地接近幸福。



天气很差,某兔导游为了配合拍照强颜欢笑。

心机温可真迷人

心肝宝贝儿意琦行已经六岁啦,可以送去读小学了😂只可惜我的电脑没有带回家,剪的视频就样告吹了,难受😭开学了补上吧。

8.10号意琦行过生日,我的碗已经准备好了(疯狂暗示)

漠御,真好。

丢图,感觉经过一段日子的磨合,他们的关系终于变好一点了,请继续(ง •̀_•́)ง

我之前是吃金银的,觉得阿倦超攻,被他迷得不要不要Der,于是我家就有了如花。店照明明也是攻我一脸啊,可能是取名字就没取好,我的锅我的锅,因为如花美眷(倦)回家后这悲催的娃就越来越受了,浑身散发着大家闺秀的温婉气质,然后,我有点接受不了他是攻,我就逆了自己Cp(……),真是个悲伤的故事。